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
首页 > 廉政文化 > 清风文苑
飞入菜花无处寻
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 王军 发布时间:2017-03-14 15:16

——杨万里《宿新市徐公店》赏析

篱落疏疏一径深,树头花落未成阴。

儿童急走追黄蝶,飞入菜花无处寻。

  800多年前的一个傍晚,有一位老人路经新市(今湖南省攸县北),偶然瞥见了下面的画面:

  时令正是清明,经过前两日的雨洗风吹,树上的花儿已经凋落;而新叶闪着嫩绿,还没有长成浓荫。一位赶了一天路的老人,在余热未去的夕阳下驻足。

  稀疏的篱落庭院外面,有一条伸向远方的小径。一个小孩子从小径深处跑来,追逐着一只黄色的蝴蝶。蝴蝶忽上忽下,向着老人翩翩飞来。

  一阵风起,吹动菜花如波浪起伏,蝴蝶就湮没在金黄色的波浪中。追逐正欢的小孩子在篱落前停下,手足无措。是怜惜菜花,是怕老人呵斥,还是仅仅被疏疏篱落挡住?而在菜花深处,蝴蝶又安在……

  飞入菜花无处寻。结语有余情,锁住一篇之意,留下无尽的遐想与回味。有限的七个字,包含着孩子无限的怅惘、老人无限的诗意和油菜花无限的春天。

  老人写作这篇小诗时已经66岁,眼中有景,心中有情。老人眼里的孩子,孩子眼里的菜花,菜花里的蝴蝶,隔了千载,在春风吹过的日子里,依然鲜活。

  飞入菜花无处寻。翻开泛黄的古籍,关于这首诗的创作背景,我们却可寻出踪迹。

  按老人诗集编年,本诗前面两首为《寒食前一日行部过牛首山》和《寒食日晨炊姜家林初程之次日也》。从“捣蓝作雨两宵倾,生怕难干急放晴”可知,这首诗作于寒食之后,此前两日下了两夜的雨,现在刚刚放晴。

  本诗后一首为《风花》:“海棠桃李雨中空,更着清明两日风。”可见清明前已下过雨,清明时节还刮了两日风。

  老人这几天一直在赶路,偶有所见,即吟诗留住。就在清明这一天宿新市时还作了另一首:

  “春光都在柳梢头,拣折长条插酒楼。便作在家寒食看,村歌社舞更风流。”

  宋《东京梦华录》载:“清明节,寻常京师以冬至后一百五日为大寒食,前一日谓之炊熟。”宋《梦粱录》亦载:“清明交三月节,前两日谓之寒食,京师人从冬至后数起,至一百五日便是。此日家家以柳条插于门上,名曰明眼。”

  在前后皆风雨的日子里,老人此时独享春日暖阳。途中得片刻闲暇,自然看物入微,捕捉住稍纵即逝的情趣。

  老人叫杨万里,字诚斋,南宋江西吉水人,同陆游、范成大是好朋友。50岁以后诗风由师法前人转为师法自然,形成独具特色的“诚斋体”。杨万里以张浚、胡铨两位爱国名臣为终生效法的榜样,一生力主抗战,曾官至秘书监、宝谟阁学士,担任过吏部右侍郎。

  杨万里满怀报国之志,人老矣,平生抱负未展,虚负凌云万丈才。特别是在清明时节,这种暮春的伤感情绪,于惯看风云、忧国忧民的老人而言,尤为激烈。

  可是,在春天即将逝去的时候,菜花、蝴蝶、孩子,这些灿烂的暮春景象闯入了老人眼中。或许此时,老人已忘记了长路的奔波,忘记了世事的浮沉。

  诗心所在,诗意所在,富有童心的老人,不经意的一瞥,瞥出了一只蝴蝶,瞥出了一片菜花,瞥出了一个儿童,瞥出了一个春天。

【编辑:尚慧



·【廉洁家书】让家成为远离腐败的港湾
·【廉洁家书】人生要过得了长跑
·【微也足道】陆游买牛去干嘛
·看字